男性健康網_關愛健康網站

男性健康網,專業的健康資訊門戶網站,提供最權威的健康訊息服務,為讀者廣泛收集有關兩性性愛保健、性愛解惑、情感私隱、生理健康等兩性健康資訊
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性愛解惑 > 性福不在我開啟了艷遇生活
禮來 壯陽藥品 羅氏鮮 犀利士 持久液 羅氏鮮 減肥藥 持久膏 樂威壯

被三只安全套逼出的艷遇

那個男人說,他沒有放棄,他還會再來……

1.記憶中的歲月靜好

這些天,我的神經一直繃得很緊,夜里很晚也睡不著,老是糾纏在一些光怪陸離的夢境里,夢中爸媽、老公、女兒、同事全都對我咬牙切齒、怒目而視。半夜嚇醒,瞪著天花板,常常不知身在何處。回想4年前與阿磊(化名)剛結婚的時候,住在簡陋的單位老房子里,沒有精致的裝修,沒有小區,沒有花園,卻是歲月靜好,恬然安穩的日子。

4年前,阿磊在一個國營老廠里上班。研究生畢業的他,年紀不大就已是廠里重點培養的中干。

長輩們都認為阿磊很有前途,可在我看來,拿著微薄的薪水,窩在死氣沉沉的老廠房里能有多大的前途?

我們每天的生活也是最平凡不過的居家生活,早上一起去菜市場遛一圈,晚歸時準備二人餐也會在廚房里嬉鬧著忙前忙后,飯后會手牽手在廠區林yin道散散步,細聲碎語、有一搭沒一搭地聊些日常瑣事,商量著添個寶寶,若男孩就要同他聰慧,女孩就應如我精明。

現在想來,這些溫存靜謐的時光可不都是最難得的幸福么!

只是,在彼時,我是沒有這樣的深切體會的。

我認為以阿磊的才學和能力是能有一番作為的。他的專業很有市場前景,并且他思維縝密、個性沉穩,很有決斷力。

我為阿磊的屈才不甘,同時也考慮到如果我們都抱著“稀飯碗”不撒手,不知哪年哪月才會過上“脫貧致富”的好日子。

于是,在我的鼓勵慫恿下,阿磊力抗父輩們的阻撓辭去了四平八穩的工作,投入了激烈的市場競爭中。

我堅信阿磊一定不會折戟沉沙,而生活也確實印證了我的判斷。

2.這年頭,贏的都是出頭鳥

阿磊沒有讓我失望。跳槽幾次完成了市場適應后,扎根在了一家資金雄厚很有實力的合資企業,他的敬業、勤勉、頭腦靈便也很快發揮了功效,只用了一年多的時間,就升任集團公司運營管理的職位,收入比之從前,翻上了好幾番。

之前對阿磊離職嗤之以鼻的雙方父母也漸漸和顏悅色起來,我爸爸還拍著他的肩膀來了句總結:“這年頭,贏的都是拼著一股闖勁干事業的出頭鳥,年輕人,確實比我們有頭腦。”

我在心里是暗自得意的,覺得自己實在“英明”,阿磊本就不是籠中鳥,給他一個好的平臺就可以展翅翱翔、奔騰千里,而我的妻憑夫貴也是理所應當,誰叫我當時“買”準了這支“潛力股”。

阿磊的工作越來越忙,漸漸少去了以前閑散生活時的兒女情長。

我不忍心責怪他,只能懂事地盡好坐守大后方的妻子噓寒問暖的本分,只要他回到家,永遠有等待他的噴香的飯菜和麥芽黃的燈光。

又過了一年,我們就從單位簡陋的起居房搬進了位于渝北新牌坊的新房子里。

搬新家的那天,我腆著5個月身孕的肚子在偌大的幾個房間里跑來跑去,雀躍得像都市叢林里的小花鹿。

阿磊又擔心又著急,說我晃得他眼睛都花了,憐愛地摟著我窩進新買的果綠色大沙發里。

他說,我們的日子會越來越好的,說不準再過幾年我們也能掙出個“一生一棟”。

我在家門口的入戶花園里種上了小蒼蘭和波斯菊,我希望可以一直快樂祥和,希望生活不要怠慢我們,讓我永遠醉在幸福里。

可是幸福之后,永遠有一個“更幸福”,而這個“更幸福”也許就是生活無法承受之重,稍有差池,便會卷入欲望的漩渦。

3.誰動了我的“性”福

女兒的到來,為平日冷清的家里添了難得的活力生氣。

魚貫來訪的親戚朋友們一邊輕捏著她粉嫩晶透的小臉蛋,一邊對我說著恭維之辭。

他們的眼里,有羨慕,有感慨,也有著沒有惡意的嫉妒。他們看到的我,幸福安詳、夫妻恩愛,孩子也聰穎靈秀。

只有我自己能隱隱察覺出當他們談及我嫁了個好老公,阿磊有才干忙事業時的心虛。

是啊,阿磊一天比一天忙,各個城市間來回穿梭成了家常便飯,有時家里十天半個月也見不著他的人影。

我不能抱怨,我明白有得必有失,生活越來越好并不是唾手可得的幸運,是靠著他辛苦的一路打拼,但心里也漸漸有了“悔教夫婿覓封候”的悵然若失。

按理說,聚少離多的恩愛夫妻湊一塊時應該是渴求良久、干柴烈火心癢難耐的吧?

可為什么他回到家總是一副性事冷然、倦意重重的樣子,即使我膩在他身旁說著“意圖”明顯的肉麻話,他也常會半瞇著眼說:“老婆,好累啊!早些睡吧。”或者,敷衍地草草了事。

就算是工作壓力大,難道壓得連男人的正常生理需求都沒有了?并且他出差時的電話常常都是在“通話中”,會不會背后有某種必然的聯系?這是哪里不對了?

我真希望這些都只是我安逸生活過久了生的閑愁,更不愿去深究每一個被冷落的夜晚。

不都說婚姻里女人太過明察秋毫反而會弄巧成拙嗎?我是真的不愿意做這樣的蠢女人。

但是人的潛意識里一旦有了某種暗示,思想和行為往往就會掙脫理性的控制。

我想知道,我的“性”福到底失蹤到哪里去了。

4.三只安全套

我開始有防范、有步驟地在他歸家時翻查他的手機短信、通話記錄,甚至名片夾、手提電腦的隱藏文件,卻也沒有發現什么極度可疑的蛛絲馬跡,然而就在持續幾次“高科技掃蕩”后稍感寬慰時,卻不經意地在他的貼身提包的內袋里發現了完全在我意料之外,讓我瞠目結舌的東西。

它足以顛覆我之前對婚姻、對丈夫所有的信任,印證之前連自己都暗自唾棄的無端猜想和“搜查”行為。

那是3個未拆封,包裝仍連在一起的安全套。我們在一起,用的可不是這玩意兒。

什么時候安全套也成了出行必備?難道是以備不時之需?

我沒有拿著“證據”戳著阿磊的鼻子開罵,也沒有在他面前刻意表現出“把柄在握”的咄咄逼人。

小女兒天真無邪的眼神和揮舞的稚嫩小手總會淡掉我心里的戾氣,這是一個家,我不忍心由我自己去蠻橫地撕破它,并且阿磊每次回到家里,都像一個盡心盡責的好老公、好爸爸,而最關鍵的,是我對他的感情。

結婚4年多以來,我都一如既往地愛著他。

也許睜一只眼、閉一只眼生活就會依然風平浪靜和風細雨,我也努力這樣做了,可是情感失衡的種子已經在心里破土發芽,每次他一出門,便會輾轉反側難以安眠,那些骯臟惡心的畫面會像電影片花似地不斷在我腦子里反復回放。

于是,便有了后來的行差踏錯,有了這次隔了千山萬水讓我痛悔不已的“艷遇”。

5.艷遇北京

今年3月,我的工作單位抽調了幾名骨干人員去北京進修學習,我有幸列入其中。

在家憋悶多日,借公職之機,去到外地透透氣、散散心還真是一件大好事。

把女兒寄在了父母家,收拾好出行物品,感覺像又回到了可以豪邁地背起行囊游四方的少女時期,給阿磊打電話,他正在沿海一個我不知名的城市,似乎也很高興我能有這樣的機會,在電話里殷殷叮囑我出行的注意事項,“單衣要備好”“不要帶太多現金在身上”,一句句暖心話仿佛我們的感情沒有受到任何沖擊,都是我在自尋煩惱,這樣的好老公可真是打著燈籠也難找。

可從心底發出來的一聲質疑其虛偽的冷哼,把自己也嚇了一跳。

而在北京,我也有了“艷遇”,他是我抽空四處游玩時認識的。IT人,只大我半歲,地地道道的老北京,身材健碩,說話字正腔圓,爽朗大氣。

他是怎么和我搭上話的,我已經忘了,只記得他帶著我在北京城的老胡同里肆意游串,給我講那些聞所未聞的舊聞典故,我似乎聞到了久違的愛情氣息。

后來在他驀然問我有沒有結婚的時候,我怔了怔,望著他搖頭不語。我裝扮成單身。

他似乎心領神會,說要的只是一段情。也是,誰不知道Onenightin北京,我們不過就是多了幾個Night。

我明白自己內心的掙扎,我知道這是對婚姻的褻瀆背叛,可是阿磊,他在背叛家庭時,有想過這些嗎?他怎么就能這樣心安理得?

念及此,便有了一絲坦然,回到重慶我仍會是一個安安分分的好妻子,但在這隔著千山萬水的地方,請容許我找回點平衡。

好幾次從這個男人的臂彎里醒來時,我都處于倉皇錯愕的狀態。

可更讓我驚恐的,是返重慶前他嘴里蹦出來的話,他說:“留在北京吧!我愛上你了”,我一時手足無措,慌亂找了個借口,說家人絕不允許我安身在離家這么遠的地方。

他說那他可以來重慶看我吧?我實在是太“經驗”不足,看著他指縫明明滅滅的煙已經快燒到手指了,心里一緊,答應了。

6.掉進自己挖的坑

北京歸來,心里一直忐忑,看見女兒,我很努力擠出一絲笑來,卻像是被人掏著咯吱窩逼出來的那種笑。

生活看似又回到了正常運轉的軌道,我卻隱約感受到了一種暴風雨前的平靜。

想趕緊換電話,卻還沒來得及,就接到了他打來的電話,他說他要來重慶。

當時也只當他是開玩笑,也不是血氣方剛的小男孩了,怎會如此沖動。可沒想到,6月初,他真的到了重慶。

他告訴我他入住的賓館,可我不想見他,他批駁我出爾反爾,“堅定”地說搜遍整個重慶城也要找到我,而他知道我的名字和所從事的行業,這多可怕!

他說想見我的家人,說如果能說服他們,就帶我去北京,如果不能,他會考慮留在重慶。

天!這準備好“雙宿雙飛”的架勢哪里是找“一段情”的態度。

我著了慌,卻不敢“義正詞嚴”地告訴他我有丈夫,有女兒,我結過婚了,因為害怕激怒他,萬一他真傷了心有什么破罐破摔的沖動之舉,這可是在重慶,在親人朋友的眼皮底下。

并且,我不想我的家庭由此而土崩瓦解,我不可能拿“莫須有”的罪名理直氣壯地向阿磊討說法。

我的一切,也許都會毀在這一次激情邂逅的后遺癥里。

在這個土生土長,一點閑言碎語就能讓我無地自容、百口莫辯的地方,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。

我努力穩住他,告訴他我不是他的那杯茶,我一點都不愛他,也不可能跟他去北京。

他很“善解人意”地認為我有難言之隱,但是他相信“愛情”的力量可以沖破一切阻礙。

我開始拒接他的電話,像個通緝犯似的每天上班歸家都左瞧瞧右瞧瞧,生怕在某街角、某陰暗處看見那個魁梧得會讓我噩夢連連的身影,一點小動靜也會讓我敏感得汗毛倒豎。

端午節的前天,收到他發來的短信。他說他很失望,千里迢迢跑來,連我的面都見不到,他說他還會再來,他堅信我不可能狠心到只是玩玩而已。

随机文章: